五岳天下蔣毅威揭秘8年周期理論:投資人的心思都在這張圖里

五岳天下是一家投資于早期項目的VC機構,低調“貓”在寸土寸金的東二環某胡同的深處。五岳的低調不僅體現在其地理位置的“隱蔽”,作為一家成績斐然的投資機構,它和它的被投企業也較少地出現在鎂光燈下。

對此,五岳天下創始合伙人蔣毅威回應道:“我不希望太多雷達看到它(被投企業),也不需要太多市場上的人知道,早期企業還是應該把更多的精力放在打磨業務上。”

五岳被認為“低調”的另一個原因是該機構從不跟風,不會去盲目地追逐市場熱點。它特立獨行,富有策略,有自己的投資節奏和策略。蔣毅威扳著手指頭算著,“O2O熱的時候,我們沒投。B2B、P2P也是如此”。

紀律性投資,是為了不喪失比較優勢

基金的特點和風格往往和創始人的經歷密切相關,創始人的所思所想也在一定程度上成為基金一切行事的最終落點。蔣毅威創立五岳之前,在國內一家知名的移動互聯網上市公司負責公司的戰略發展、投資和并購業務。在更早的時候,他曾在幾家大型跨國科技公司負責業務拓展、戰略以及運營工作,也曾在美國二級市場做對沖。蔣毅威的合伙人,趙維國曾是聯創策源合伙人,從事VC/PE行業17年,一直專注互聯網、高科技領域的投資,曾經投資過UC、網秦、六間房等企業。“我和趙總在行業里也是摸爬滾打很多年了”。

正因為對于行業的了解,五岳建立之初,便一直堅持早期投資,并將基金的規模控制在一個合適的體量。五岳的投資領域一直專注于移動互聯網領域。在進行具體標的投資的時候,五岳一直在思考高科技到底改變了什么,比如在服務端,改變的是效率的提升以及使用成本的降低;在供給端,改變的是毛利的提升以及效率的提高。

基于蔣趙兩人的經歷,為了實現在既有的基金規模下獲得最高的收益,每一次具體的投資,五岳都傾向于領投甚至是獨投,投資占比要盡量做到20%,要獲得被投公司的董事會席位。

紀律性投資也是蔣毅威強調的“不可或缺”之一。“因為如果你一旦喪失紀律性,就會跳出熟悉的賽道,進到不熟悉的賽道,想去做熱點項目。但是這無疑會喪失掉自己的比較優勢,在新的賽道里面,又無法和大基金在人、項目以及覆蓋面等方面進行比拼,難免會落于下風。”

作為兩次經濟危機以及一次移動互聯網泡沫的親歷者,蔣毅威深諳熱點的誘惑以及恪守的艱難。但是過往的經歷使得五岳在市場大熱的時候,保持冷靜以及對市場的獨立判斷,避免隨波逐流。

投資的藝術分寸的拿捏

在選定投資領域、確定紀律之后,如何選擇具體標的進入的時間點也是一個理論和實踐結合的“功夫活”。在早期投資領域,結合著曾經的經驗,蔣毅威有著一套自己的進入和退出的策略,也即“hypecycle”。下圖描述的是具體標的的泡沫周期,該圖在形式上借鑒Gartner的hypecycle曲線,但表現得含義以及相關引入變量已大有不同。像縱軸的期望值指的是具體標的的投資人信心指數,隨著時間的推移,其運動軌跡大致如圖上曲線所示。從概念期到成熟期,具體標的大概需要8年左右的時間才能“走完”。

為什么是8年呢?從企業的發展歷程來看,中小企業的平均壽命是3-5年;對全球經濟有超然影響的美國,民主黨和共和黨8年一個周期輪流執政,而中國領導人換屆是10年。這些影響經濟走向的非市場因素的周期通過不同的媒介對國民經濟進行間接的影響。

四要素被引入解釋期望的原因是蔣毅威在二級市場的一次際遇。當時一個加拿大籍資深期權交易者告訴他,二級市場95%的是心理,5%是運氣,而95%的心理就是反映在供給和需求不匹配以及貪婪和恐懼的不匹配,這就是期望。

從另一個側面來看,投資金額、融資需求、貪婪和恐懼是和具體標的發展的周期相對應的,是不同標的在不同的發展階段的“VC式反應”。換言之,隨著時間的推移,具體投資標的在變化,而四變量也在相應地改變。

clip_image001

泡沫周期圖基本上每一個季度都會有所變化,因為上面的每一個點會因為期望值的變化、時間的變化,沿著曲線移動。新舊標的的點也會不間斷地出現或消失。“我會時常更新這幅圖,時刻觀察行業在發生什么樣的變化,特別是很多細分領域跟我們所關注的領域,發生了什么樣的關聯性變化。進入到我的甜蜜區域的,我會重點關注它們,并出手。”泡沫化谷底期,便是蔣毅威提及的甜蜜區域,但五岳團隊也會在概念期介入企業。

下個月,也即2016年12月,五岳將結束一段時間的跟蹤,宣布新近完成了6個細分領域的具體標的的投資。毫無疑問,這六個具體標的已經在“甜蜜區間”里,停留了很久。

但行好事莫問前程

除了上面新近投資的項目外,迄今,五岳一共投資了近50家企業,聚焦于依托互聯網技術以及應用的改造和創新。其中,大數據是五岳一直以來重點布局的方向,圍繞大數據,五岳投資了Talkingdata,Wifipix,車三百,脈策,微觀互聯等多家公司。從數據的獲取,分析解讀到行業的應用,五岳一直堅信在移動互聯網背景下,大數據會是推動各個產業行業更新換代的驅動力。

投資這些企業的早期做驗證是五岳不變的初衷。在蔣毅威看來,投的錢是為了驗證,而不是為了增長。早期項目和成長期的項目不同,它需要資金就商業模式、團隊、產品、方向等方面試錯,“所以投的錢的多少和估值沒關系,和驗證成本的多少密切相關。所以我不在乎項目的輪次,五六輪都可以。我們的基金體量足夠大,這也給了我們更多的嘗試機會和競爭力。”

五岳的“盤子”有多大呢?其旗下一共有兩期基金,第一期人民幣基金已經完成投資進入退出期,第二期系列基金包括一支人民幣基金、一支美元基金以及與Talkingdata合作的大數據專項基金,規模總計30億人民幣。同時還在北京、深圳參與了三家天使基金。基金都平均周期在10-12年,剛好可以覆蓋企業的從概念到成熟的發展周期。“我們投資能力在早期基金里排名前列,五岳系也成為了市場里的一支顯著力量”。

據悉,五岳成立于2013年的第一期基金,如今已有三個項目退出,它們的平均回報為5-6倍。

VC應該是一輩子的生意

“貴圈很亂”,一般是用來形容娛樂圈的詞語,也可以用來形容VC圈。在這個圈子里面,跟風者有之,得意者有之,失意者也并不缺乏。欲望和恐懼此起彼伏,縈繞不斷。

從歷史業績來看,對于經歷者蔣毅威而言,2010年、2011年、2012年是VC行業的好年份,其后三年年景變差。2016年,行業回暖;2017年,隨著一些“國家隊”的入場,它們會進來收購一批,行業因此轉熱。“明年可能會熱一波,泡沫也有可能重新起來”

目前的VC圈遠不夠成熟,冷熱交替。從2014年投資期望值的增長到今年不見利潤不投,行業往往從一個極端走向另外一個極端。用VC估值的方法衡量一個有利潤的企業,在蔣毅威看來是講不通的,“你應該用PE估值的方式”。

“但VC是一個一輩子的生意,不管是熊市牛市都得做。”確實,之所以基金周期一般長達5-10年,是因為它本身和牛市熊市沒有太多關系。它是一個放長線釣大魚的生意,這輪進下輪出和炒股又有何區別?

未來,五岳仍將繼續堅持做有紀律性的投資,在自己的細分領域尋求兩端的價值,深挖具體標的及關聯產業鏈的細節,然后從中挑出最好的投資。

“失敗是必然的,成功是偶然的,我不相信90%的成功率。”蔣毅威在最后說。

3d五码组六遗漏